第305章 睡得可熟了

只要刘恒衍一失势,那整个刘家不就是他的掌中之物?

他精心布局了这么久,还正愁着怎么让刘恒衍沦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,不想江年宴和虞念就闯进他的局来了。

这就是天助。

虞念吃了亏,江年宴岂能善罢甘休?就算江年宴不会明面做什么,但保不齐暗地里给刘恒衍使绊子,再说了,还有江老太呢。

刘恒衍哪怕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。

刘启渢越想越美,一颗心都恨不得欢舞起来。

“有动静了吗?”

“还没有呢。”

刘启沨抿唇想了想,是不想声张?

也不是没可能,这件事说出去到底是让江年宴丢了面子,自然是能不声张就不声张。

不声张,还有转圜的余地。

可刘启沨不能让他不声张。

“叫人进去,我马上到!”

江年宴安顿好虞念后,就有人来敲了门。

他眸光微微一沉,看了一眼虞念后去了玄关处开门。

门口站着两名下人,见他开了门,忙问,“江总,我们听见这屋子里有动静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江年宴站在门口,衣衫整齐不苟言笑,“屋子里有人活动当然会有动静,有什么问题?还是这里晚上不让出动静?”

这里的每一间卧室隔音效果都不错,除非是两人大打出手,还必须是那种两人有来有往互殴的那种可能才会被外面的人听见,像是刚刚产生的那点动静,怕是无心人根本听不到。

能听到的,都是有心人。

被江年宴毫不客气地回怼,两人倍感尴尬,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正僵持着,就见刘启沨和管家匆匆赶来,身后还跟着不少下人。

这一下倒是热闹起来了。

江年宴看在眼里,心中却是冷笑。

果然啊,该来的还是绷不住来了。

刘启沨快步上前,故作紧张,“江总,你没事吧?”

他能演,江年宴自然也陪着演了。

“我?没事,刘副总这么问是怎么了?”

刘启沨反问,“是虞总出什么事了吗?要不然江总怎么会在这?”

江年宴微微一笑,“念念胃疼,我给她送胃药。”

“胃疼?”刘启沨一听这话就要往里进,“很严重吗?我进去看看,严重的话咱们赶紧去喊大夫。”

被江年宴不动声色拦下了,“老毛病了,不碍事。她的肠胃向来这样,可能山中凉,再加上下雨,所以不舒服也正常,已经吃下药了。”

刘启沨见强进不得,转念又说,“是这样的,刚才有下人跟我说这屋子里传出来挺大的动静,我这不是怕有什么事嘛,毕竟两位都是贵客,一旦真有什么事哪是我能担待起的?所以赶紧过来看看。”

江年宴兵来将挡,“挺大的动静?听错了吧,今晚的雨倒是不小。”

意思很明显。

刘启沨不着痕迹地给管家递了个眼神。

管家硬着头皮说,“我、我是看见少爷进虞总的屋了,然后就听见屋子里的动静不小,我是怕……怕少爷喝了点酒冒犯了虞总,惹得虞总不高兴……”

这话说的,可真是空口白牙啊。

刘启沨惊讶,“少爷喝酒了?”

“是。”管家说,“少爷今晚没吃饭,叫厨房备了饭菜,在房里用的餐,而且还让厨房送了酒过去。”

说到这儿,补充了句,“可能是跟二爷您吵嘴,心里憋着气所以喝酒吧。”

“真是胡闹!都什么时候了还喝酒耍酒疯呢!”刘启沨厉喝。

江年宴靠在门框,面色平静地看戏。

刘启沨对江年宴说,“江总,我知道你是跟着恒衍来的,可能关系上交好一些,但如果他犯错的话还请江总不要包庇,虞总是抱着诚意来跟刘家合作的人,我们可不能让合伙人寒心不是?”

江年宴淡淡说,“你的意思是,刘恒衍在这个房间里?”

“不在吗?”刘启沨问。

“不在。”

刘启沨眼珠一转,扭头看管家,“你确定少爷来打扰虞总了?”

“确定,而且少爷就是喝醉了的状态。”管家一口咬死。

刘启沨转头看向江年宴,表面很是诚恳,“不好意思江总,不是我不相信你,这毕竟是在半山暖居,万一虞总有什么事我难辞其咎啊。”

“刘副总这是不信我?”

“宴少啊,我是不相信我那个侄子,他都能做出把他爸气病的事,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?我就怕宴少心软,被他蛊惑了。”刘启沨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。

江年宴微微一笑,“既然刘副总想进去看看,那就进去,但有个前提,不能打扰到念念,她刚吃了药还不是很舒服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刘启沨说着就要往里进。

“哎,别急啊刘副总。”江年宴拦住他。

刘启沨抬眼看他。

“虽然这里是刘副总的地盘,但这套卧室目前是念念在住,你们闯进来,行为十分不妥。这样吧,刘副总我问你,”江年宴面色平静,“如果这里没你想找的人,又该如何呢?”

如果江年宴没问这句话,刘启沨心里还在打鼓,万一刘恒衍不在里面该怎么办。他这么一问反倒让刘启沨更加笃定刘恒衍就在里面了,这完全就是要他打退堂鼓的节奏。

但刘启沨也是老油条,“宴少想如何呢?我这不也是关心虞总吗。”

江年宴笑了,“我想想吧,万一刘副总输了,我该索取些什么条件,只要刘副总认就行。”

“那是那是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”

江年宴微微一侧身,“请吧。”

这么痛快?

刘启沨一时间迟疑了。

但已经架到这了,就差一哆嗦,进去一旦逮到刘恒衍就赢了。因为刘恒衍中了降头,受了刺激就会行为偏颇。

刘启沨深吸一口气,进去了。

身后跟着管家和数名下人。

江年宴也没拦着。

不料,等刘启沨一进卧室傻眼了。

房间里哪有刘恒衍的影子?

虞念靠在床上阖眼休息,床头放着一杯没喝完的水,还有一板胃药。

“这……”

怎么可能呢?

又一个下人匆忙从外面跑进来,“二爷、二爷……”

“嚷嚷什么?没看见虞总在休息吗?”刘启沨呵斥。

下人蹑手蹑脚上前,虽说是小声,可说的事周围人都能听见——

“我刚刚看过了,少爷在自己房间里呢,他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刘启沨大惊,“在他自己房里?”

“是。”下人谨慎说,“少爷在睡觉呢,睡得可熟了……”

推荐阅读:

上位 情敌有了我的崽[末世] 女诡天团 最强三皇子 钓系美人决定抢走公主 家养小漂亮的反攻手册 战损校草请求投靠 强对流[青梅竹马] 八十八曹谱 小心那个精神体! 首辅的农门夫人 被威胁的高岭之花 重生后将师尊拉下神坛 复苏华夏还得靠我[经营] 火红年代:我有仓库空间 清穿之后宫日常 镖局大小姐致富日常 毒舌太守与他的哑妻 黑化后成为魔头的我“飘”了 温柔姐姐捕获指南 刘浪叶未央 身为反派的我如何传播爱与和平 斗罗之气运点满的近战弓兵 大佬们都认识我前世 金九肖明荣紫贺 折京鸾 钓系美人偏爱反派[快穿] 原神:开局零一,曝光社死前世 沈嘉柠裴时瑾颜绯 道友,你修仙申论写了吗? 侯夫人马甲遍布京城 她来给我送奶茶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