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 大结局

若说在庆州时,宁广当众求亲一事为人所津津乐道,让人对苏柳又羡又妒,那么如今的十里红妆,那是锦上添花,真正的让人红了眼。

一百二十八台嫁妆,打头阵的第一台是皇帝御赐的白玉如意等古玩,第二台是皇后娘娘静妃娘娘所赐的珠玉首饰,还有其它妃子的。

要问苏柳不过是个农女,和皇后等后宫妃嫔是八杆子扯不到一块的,咋就赐了这么些好东西给苏柳添妆呢?无他,只因皇上都赐了,你作为妻妾的,怎么也要意思意思,与其说是赐给苏柳,不如说是赐给宁广,也作个拉拢示好之意呢!

虽说宁广交了虎符,皇上也赐了镇国侯的爵位,但为了不寒了战士的心,皇帝还是给了宁广一个御林统领之职,只等他伤好上任,虽不及统领三军,但好歹是近皇城,管着三万兵士的呢!

御林统领,历来都是皇帝心腹,这有皇子的,你是向这统领示好还是不示好?

所以,宁广要大婚,这赏赐自然是源源不断的,也就添到了苏柳的嫁妆上。

除了这些宫中贵人的添妆,苏柳自己也有不少嫁妆,那代表田地庄子的砖瓦,就已经摆了两台,有人数了数,这庄子都有四五座之多,田地就更不用说了。除此以外,还有各色珠玉首饰,绫罗绸缎,这头一台嫁妆进了新房,后头的还没送出曹府呢!www.smxcu.com 燃文小说网

“我有个八姨婆的姑奶奶的孙子的儿媳妇在里头当差,听说呀,这嫁妆是满当当的连手都插不进去呢!”

“嗨,这有啥子出奇的。听说人家的聘礼几乎全部给添回嫁妆里去了,堂堂的大将军,拿出手的还能差了不成?”

“曹府也是大富贵的人家,现在这两年生意是越做越大,虽说是个继女,可也是个受宠的,嫁妆自然少不了。”

这围观的百姓站在街道两旁,对这亲事议论纷纷的。

“看,看,大将军亲自迎亲去了。”有人指着来路叫道。

“走,去看看!”

曹府,同样的忙成一团,下人来往奔走,这负责报消息的飞快地跑到后院去:“迎亲的花轿来到东街口了。”另有人婆子丫鬟报进内宅去。

苏柳穿了一身拖曳在地的大红嫁衣坐在铜镜前,正和苏小她们说话。

“快快,花轿到东街口了,柳儿,先吃几口,不然可就不能吃了。”曹明珠快步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个端着托盘的丫头,道:“这拜堂后,还得要坐床,要到晚上才能吃呢,这是姐姐的经验之谈。”

“急啥,来就来了,让他们等着。”宋夫人笑道:“但也得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。”

苏柳听说花轿快到了,心里头也有些紧张,见了递上来的是几碟点心,便感激地道:“正好有些儿饿了。”

都说人成亲的时候最紧张,她两世为人,也是头一回结婚,紧张也是有的,毕竟是要离开家了,要和另外一个男人组织新的家庭,过新的生活。

吃了几块小点,又用香茶漱了口,净过双手后,紧张的心情立即缓解不少,再还有苏小和宋莹在一旁凑趣逗乐,心情渐渐也平复下来。

“迎亲花轿来到府门前了。”这时,又有丫鬟来报。

“快,再给新娘子重新匀匀妆。”曹明珠听了又指点起来,那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有些紧张了。

苏柳只得被重新摆在铜镜前,但她坚决不让那帮着化妆的在她脸上画那种吓死人的新娘妆,而是自己拿起苏小她们的雪容坊做的脂粉给补了妆,再让全福人和丫头帮她戴上首饰和凤冠。

“难怪柳儿非要自己化妆呢,果然比喜娘化的好看。”宋夫人拉着她左看右看,啧啧称赞道。

“将来我出嫁时,也要柳姐姐帮我化妆好了。”宋莹凑上来笑道。

“大姑娘的不害羞。”宋夫人宠溺地嗔笑,宋莹笑嘻嘻地吐了吐舌头。

“都装扮好了吗?”陈氏这时走了进来:“这新郎都到二门了,被萧少给拦着了。”

迎亲从来都是过三关斩六将的,守二门的就是宋萧,看来宁广会有一番苦头要吃。

“娘。”苏柳转过身来,定睛看着陈氏。

陈氏脚步一顿,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儿,眸中忽然水光充润,鼻头发酸。

她盈盈地站在前方,体态纤美,眉如远黛,娇颜胜雪,双眸如清泉一般清澈,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高贵大方的气质,明艳不可芳物。

那个出生就被批为不祥人的六指儿,经历了无数苦难,如今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凤披霞冠,就要出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。

想到这,陈氏眼中强忍的眼泪夺眶而出,眼中流露出不舍来。

苏柳见陈氏哭了,鼻子也有些发酸,抿着唇叫了一声:“娘!”

两人这一哭,就冲淡了不少喜意,屋里多了些许淡淡的离愁。

“哎哟,这好好儿的,哭啥呢,仔细又得花了妆,成个花脸猫新娘子了。”宋夫人忙的凑笑道。

这话一出,众人都跟着凑趣几句,陈氏也被逗笑了,侧过身去擦了擦眼角的泪,道:“我这是高兴的,叫那个啥来着?”

“喜极而泣。”苏小大声叫道。

“对对。”陈氏忙不迭地点头。

“合着你学来的成语就是这么用的。”苏柳淡淡地白了苏小一眼,又道:“不过,也说得对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也不看看我的先生是谁。”苏柳胸脯一挺,傲娇了!

可是,她说出了口,才觉着有些不对,见大家都看着她掩嘴偷笑,不由粉脸一红,嘟着嘴跺跺脚道:“我去拦亲。”说着逃也似的跑了。

见苏小落荒而逃,众人都笑出声来,刚刚的离愁又冲散了不少,而院外,一阵喧哗声传来,属于战士粗旷的声音高高地传了过来:“迎新娘子的来了!”

众人均看向苏柳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,苏柳则是羞红了脸,心雀跃得想要跳出来似的。

吉时一到,苏柳辞拜了父母,就被陈烨背着出了门子,看着女儿被背走的身影,陈氏哭倒在曹奎怀中。

因为急着成亲,这用作新宅子的是临时购买的,好在也是一位富商新建不久的宅子,小桥流水,亭台楼阁是一样不少,用以作新房也是差不落了。

这坐在高堂上的是宁广的父亲,千里迢迢的赶来,这气都还没缓过来,就被架上了代表男方父母的那座位。没办法,宁广以养伤为名,不愿意回京办亲事,他这当父亲的又被皇帝老儿挤兑几句,气不过,只好赶过来了。

其实他不来也真没关系,但来了,也无妨,他该庆幸的是,这回过来只是他来了,广宁侯夫人并没有前来,不然,宁广还不知会怎么下他的脸子呢!

司仪主持着新人拜堂的仪式,拜高堂,拜天地,夫妻对拜,礼成,一对新人被送进洞房。

入了洞房,自又有喜娘主持另一番喜庆吉祥的仪式,末了才让宁广挑红盖头。

宁广拿着绑着红丝绳的金枰,挑起了盖在苏柳头上的红盖头。

一丝光亮乍然闪入眼球,苏柳微微有些不适,闭了闭眼,复又睁开,缓缓抬起头来。

入眼,正好瞧见他菱角分明的下巴,视线缓缓的往上移,对上了一双亮得灼人的深邃眼眸。那黑不见底的深处,藏着的光亮和热度,足以点燃一切,焚烧殆尽。

苏柳心里一慌,羞涩地低下头来。

宁广低头光看着她,从他的角度看去,正好能看见她低垂的双眸,浓密纤长的光睫毛如羽扇般轻颤,因为羞涩,本就化了妆的面容泛起羞红来,娇颜更为动人。

伸手勾起她的下巴,她一双星眸水光微漾,直漾出一层层的涟漪,盈动着一层清浅的柔光,勾人动魄。

宁广看得痴了,道:“你今天真美!”

苏柳娇羞地一笑,似嗔似痴,宁广喉结不由上下滑动起来,但想到外面的宾客,还是强忍住了,道:“你先歇一会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苏柳也知道他还要陪客,便羞红着脸点点头。

宁广走出新房,苏小她们立即就走了进来,这是来陪苏柳的。

不肖一会,又有人说江夫人来了,苏柳有些奇怪,她怎么来了?

这广宁侯赶过来,虽没带广宁侯夫人,但却带了自己的一名小妾,便是这江夫人,给广宁侯生了一对子女,也是颇受宠的,据说庶子还教养得不错。

能让广宁侯将她带来参宴,还能在广宁侯夫人手底下抗衡,肯定也不是简单的人物,苏柳来了些兴趣。

江夫人很快就走了进来,和陈氏差不多的年纪,风姿绰约,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,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约十三四穿着鹅黄衣裙的少女。

苏柳作势要站起来,江夫人忙的道:“大少奶奶莫起,婢妾就是来给大少奶奶请安的,敏婷,快见过你大嫂。”

那明媚的少女好奇地上前,侧着头眨巴着眼睛对苏柳看了又看,然后屈膝行礼:“敏婷见过大嫂。”

苏柳当然也不可能要站起来去迎这对母女,不为其它,只因为身份。

古人讲究嫡庶,江夫人不管多受宠,也只是个妾,而苏柳,却是堂堂正室原配嫡子的嫡妻,是正儿八经的主子,不但不用向江夫人行礼,江夫人还得向她行礼称大少奶奶呢!

当然,有些人是不会自觉的,而这江夫人,一来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,自称婢妾,倒让苏柳别眼相看。

“江姨娘恕我没法起来行礼了。”苏柳淡淡地笑道,又让雪落取来荷包给了敏婷。

这敏婷接了谢过也就站在她娘身后,时不时好奇地看一眼苏柳,倒也没多话。

“这是应当的,婢妾就是急着想见见我们大少奶奶的姿容呢,恰好敏婷也想来拜见大嫂,便腆着脸来了。”江夫人淡笑着道。

“这府里招呼不到,昌平的气候也不比上京,江姨娘和敏婷妹妹可习惯?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人家示好,苏柳也不会端起架子来。

“惯的惯的,左右是出来见识见识。”江姨娘呵呵地笑道:“老爷肯带我们出来,就是我们烧了高香了,若不是夫人病了,老爷勒令她在家休养,恐怕我们也来不了呢!”

这话可是透出了不少信息量了,有意思!

苏柳挑眉,道:“习惯就好,下人要是有照顾不周到的,江姨娘尽管来寻我便是。”

两人你来我往的试探着说了几句,江姨娘确实是个识趣的,说一声不碍着苏柳歇息,就拉着田敏婷退了出去。

出到房外,江夫人就对田敏婷道:“婷儿,你这个大嫂虽出身低,但既能嫁你大哥这样的人物,想来也不简单。我观她言行举止,也不是那等跋扈无礼的人,日后你多和她来往说话,总有你好的,少和这个结交。”她比了两根手指。

“娘,女儿晓得了!”田敏婷点点头,母女携手而去。

“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啊!”房内,苏柳同样的对苏小曹明珠她们叹道。

如今在昌平倒好,若回了上京,还不知怎么的波谲云诡呢!

“今儿是你的好日子,说那些个做什么?所谓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有宁广护着,还怕了谁不成?”曹明珠啐道。

苏柳一笑,道:“那倒是。”

这时,丫头叫道:“将军回来了。”

曹明珠听了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,掩嘴偷笑道:“**一刻值千金,有人可等不及了!”

苏柳登时羞红了脸,啐道:“愈发脸皮厚了,也不顾还有未嫁的姑娘在呢。”

曹明珠嘻嘻地笑,扯着苏小她们跑了。

宁广很快地走了进来,先是站在门边,静静地看着她,直看得苏柳头低得要到胸前去。

“新人喝合卺酒了。”喜娘在这时提醒道。

宁广走过去拉着她的手来到桌前,拿起已经备着酒水的杯子,两人交手而饮。

“喝过合卺酒,天长又地久。”喜娘欢喜地唱道,又拿出合卺杯往床上一扔,道:“一仰一合,大吉。”

苏柳听到粉脸通红,连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两人又被安坐在床上,结了发尾,系了衣角,各色喜果子打在身上,吉利话说个不停,这才算完成整个仪式。

门被人带上,嘭的一声轻响,苏柳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。

房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,两人的心跳声都响如擂鼓,谁也没有出声。

苏柳低着头,也不知想些什么,只觉得脑子乱轰轰的,忽然手一热,定睛看去,却是他的大手给握着了自己的手,滚烫滚烫的。

侧头看去,对上他灼人的双眸,慌乱地移开视线。

宁广呵呵地笑出声来,道:“害羞了?”

苏柳脸上一热,扭头来瞪他一眼,正欲说话,唇却被他逮住了:“唔。。。”

宁广捧着她的脸,如捧着倾世的珠宝一般,细细的啄吻,从最初的浅尝到后面的深探,两人的气息越来越乱,呼吸也越来越重。

当他的手袭上胸口的时候,苏柳惊叫一声,脑袋清醒了好些,双手抵着他,道:“我先去洗一洗脸。”

宁广的手一顿,低头看她,忽而叹一声。

苏柳才不管他,急促地起身,压根忘了两人的头发衣角还结在一块,这一起,就被扯得一痛,跌坐在他怀中。

“哎哟。”

宁广闷哼一声,她坐的位置,实在是。。。

苏柳也是一愣,下意识地看他,只见他眸光跃动,心中一惊,就想要逃,却被他一把抱住翻身压住了,道:“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。”

“哪。。。唔。”

大手一挥,大红帐子被掀落下来,遮挡着里头的春se,却挡不住一声声细碎羞人的呻yin传出来。

被翻红浪,**一刻值千金,人生三喜有云,金榜题名时,洞房花烛夜。

欢爱过后,苏柳浑身软绵绵地趴在宁广身上轻喘着,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,只觉得岁月静好。

宁广低头亲了一口她的额头,脸上是餍足的表情,再看她红潮未退的娇颜,向来冷硬的嘴角也不免微微扬起,大手在她光滑的后背上轻扫。

苏柳舒服得像只猫儿,嘤咛一声,眼睛半眯半阖的,欲睡未睡。

“累了吗?”

“嗯!”

“困啦?”

“嗯!”

“还想吗?”

“嗯!”

苏柳最后一个嗯字出口,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,猛地半抬起身,看向他,逮着他那狡黠得逞的笑容,再感觉到体类那物在复苏,不由涨红了脸,捶打他:“下流!”说着就想要抬臀,这做那啥,也是很考体力的好么?

宁广可不让她逃,压着她的腰,可怜兮兮地道:“丫头,可怜可怜我一把年纪了,才开斋。”

苏柳一愣,噗哧地笑出声来。

堂堂一介将军,竟然求起欢来了!

“笑我。该罚!”宁广一个翻身,将她压在身夏,狠狠地一动,同时,唇封住了她的唇,那才平息的吟叫声,再度响起。

门外,捧着热水侯着的丫头们个个羞红了脸,你眼看我眼,最后道:“咱们还是重新烧水吧!”

将军果然是个武将,体力也太好了些!

雨收云散,苏柳两人侧躺在床上,静静地对视着,宁广伸出手将她搂到怀中,另一只手则是和她的手十指交握,温柔地在她头上印下一个吻。

“从今天开始,我再不是一个人了。”他喟叹出声。

亲娘早逝,父亲不慈,一个人孤独惯了,习惯了独来独往,习惯了孤独寂寞,如今,他也有妻有家了,从此再不是一个人了!

苏柳心里一动,紧紧地靠着他,道:“嗯,你有我,不再是一个人了!”

不管生老病死,贫穷或者富有,危难富贵,我都会在你身边,不离不弃!

“此生,你若不离,我便不弃!”苏柳看着他,一字一句地道。

“宁广此生,必对苏柳不离不弃。”宁广似赌誓一般道。

“柳儿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生个儿子吧!一家人在一起!”

“好!”

帐内,新一波的造人大战再度响起,不知倦怠。

此生,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!

正文完。

结局可能强差人意,更多精彩请关注番外~

推荐阅读:

洛蓝和钰王爷 李凌 老实人逆袭2003 奋斗在沙俄 长生被撅了20年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的武功全球流行 巨人:从地下街开始征服世界 苏溪宋祈安 天潢贵胄 [陆小凤]西方之玉 吞天龙帝 穿成恶毒姐姐,我靠养娃驯兽洗白了 [原神]愚人众第六席,但是药师 总裁pk战 都市之我本仙人 重踏巅峰 傅时霆楚婳卿若若 风云武周 重生尸王:圈养全人类 叶欢顾倾城 李准王嫣然 绝世唐门:开局一刀,学姐倒追我 卑微山神,直播讨饭 帝国第一驸马 穿成恶婆婆,村里荒年都吃上肉了 一品秀才 绘梦师笔记 穿成BE文里的反派恶毒女配 东方缘墨录 上司的花样有点多 踏破九重天之天地轮回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