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章 虎啸来兮大仇报

?

翌日,不知是谁将九龙神宝的消息传了出去。中观州的各个山头的修士都动了起来到了开通城。

天下九州四海皆震动。

饥饿了整整一天的林一感觉到了今天的开通城有一丝不一样的味道,城里面显然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人,北峰昨天刚刚的事情,今天就来了这么多奇怪的人,究竟发生了何事,心中不免有些疑惑。

经历了昨天老骗子一事林一对这江湖越发警惕,遇事甚微的心性有所流露,穿过街道,往着住宅区域去走。

路上逢门必敲,年纪小点的就喊哥哥姐姐,年纪大点的就喊叔叔婶婶,一路化缘。让人开门一瞧,衣服破烂不整,嘴角深处还有着几丝血迹,明显是个臭要饭的,要么就是关门不理,要么就是痛呵几句,随之大门紧闭。

受了几次白眼闭门羹之后,还是一位老太太瞧着林一一脸憔悴的可怜模样,给了些口食,狼吞虎咽之下,身体本来就有些伤林一差点没噎死,老太太心细,给了碗水喝,这才好受了些。

也不知怎的,是老妇人想起了因病已逝的娃儿,还是心中存着许些善意,竟与林一闲聊了起来。林一这才得知,原来镇虎镖在这开通城城南边,紧挨着一个小胡同,不大不小,这年头因为大秦王朝战事紧密,镖局是越来越不好做,越发名声不显,要不是开封城的原著居民,还真鲜有人知道的。复问老太太认不认识开通城城北有个招摇撞骗的道士,老太太摇了摇头。

道谢拜别了老太太,林一想着身体由于昨晚所发生的状况,丹田仿佛有一物牢牢占据着,伪真气灵气全失,经脉破损的厉害,想要恢复好,估计也得个十天半个月的功夫。

......

林一站在门外,看着无人把守一个小破拜门帘,有些歪扭牌坊上的写着镇虎镖局四个大字,心里嘀咕着,怪不得昨日问了那么些游商走卒,都不知道镇虎镖,这破败的景象明明就像个无人打理的破烂寺庙。

抬脚便走了进去,刚好遇到了低头出门办事的赵奎。随即爽朗笑道:“赵哥!”

赵奎抬头一看,心中欢喜之意浮上脸庞,道:“是林老弟啊,快来快来!”

就与赵奎闲聊这么一会儿,林一才得知当年赫赫有名的镇虎镖局为何沦落到了今天这种地步。

十几年前,镇虎镖局与死对头长风镖局共同争抢一大镖,但由于当时镇虎镖势大,这才堪堪抢到。

镇虎镖刚刚出城不到半日,便被洗劫,双方人手在打斗期间撕下敌人面罩,发现竟有长风镖局的人隐藏其中,乃是与山贼联手设局坑杀镇虎镖,好秋后五五分了这金银财宝。

敌人人势众多,显然有备而来,老镖头纵有一身南派刀法,还是双拳难敌四手,呜呼之间喊了撤退的命令,以至于几十人最后回来的不过三人,此事之后才得知镇虎镖局中有着对方的奸细,将何时出城,多少人手,早已悉数告诉对面。但又苦于没有证据,无法报官,从此老镖头深受重伤,一蹶不振,患下了抑郁,不久便去世了。

镇虎镖局因此一役声势一落千丈是一天不如一天,而长风镖局却耸然而起声势渐大,打压的镇虎镖喘不过起来,赵奎又在前些日子损失了不少人手,如此一来二去便面临着马上关门的地步。

赵奎沉声道:“唉,实不相瞒,当年那活下来的三人之中刚巧我占了其中一份,老镖主,对我有救命之恩,断然不能把这镖局的生意砸在了我的手里。”

林一刚听完此故事不免有些唏嘘,随即又错愕起来。心里嘀咕道,不是我说,赵哥,老镖头救了你一次,死了,我师傅救了你一次,也死了,要不是你这面相中并无克友的迹象,我还真不敢和你言谈过深。

诶,等等,赵奎这黑气印于神庭,明显在说近期有血光之灾,不过并无大患,反而黑气之后有丝若有若无的福相,若是过了此劫反而有些跳出相术的味道。

早在林一第二次与赵奎相见的时候,林一就看出来了赵奎子嗣在中年过后容易遭受劫难的迹象,没想到如今因为黑气的缘故,却有些模糊,让人有些看不透,倒是应了‘既有定数又有变数’那句真理。

赵奎没理林一心中的小九九,继续与他交谈,而此时林一也留了个心眼,并未把心中之事告诉赵奎。

......

一晃十余日。深夜虎啸山中。

两名手持瑛花铁枪刚刚换岗不久的男子正在山门处打着盹,莫然不知两名黑衣男子已经趁着夜色接近。

忽然一阵冷风袭来,惊醒了一名微酣的男子,发现远处一只白色野猫蹬着两个灯笼,若有深意的望了自己一眼,轻轻喵叫了一声。

倒是吓得男子有些哆嗦,冷不丁的想回头一瞅,一把尖刀已至喉间,随即嘴巴被人捂住,刚想后退,却发现身体不听了使唤,背后身影也模糊起来,缓缓将已毙命的男子放下,赵、林二人相视一眼,各自解决了麻烦,把这二人拖走,换上了衣服往寨子里走去。

寨外只剩一只白猫,舔了舔自己的爪子。

二人又如法炮制,悄悄将四周的暗哨解决干净之后,赵奎这才发现林一的身子早已颤抖,甚至刚刚差点失误没能杀了那几名山贼。

悄悄的对林一说了两句,这才有所好转。

复而小声在林一耳旁叙道:“经过我多方打听,买通了这里的一个贼子得知,这寨子周围的暗哨,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换岗,你我的动作需要快一点了!那大厅后面厢房是三当家的,东侧是那军师,再者后方就是那头领所在,抓紧!”“嗯!”林一沉声答道。

随即二人绕过几波守卫,来到张虎门前,未曾想屋里的灯还亮着。

林一沉下心来,屏气凝神,听着屋里的声音竟在此时有些面红耳赤。

悄悄撬开房门,弓着身子往里面走去,未曾想江湖经验不足的林一早已触发了门口的一道红线。“叮铃~~”一声铃铛的轻响。可叫声漫天的房中哪有人听到,光顾着尽享齐乐了。没把屋里人吵醒,倒是把紧随其后的赵奎吓了一跳,心中隐隐有股不好的念头。

林一看着无事,深呼吸了一口,猫着腰来至房内廷中,揭开垂纱,细微观察,却发现里面的人并不是张虎!

回头望向赵奎,皆看出了彼此震惊的意味。

就在此时,变故突生!!!

“有刺客!!”“敌袭!”窗外传来大片声响。

林一再不犹豫,大步踏向那雕花紫檀大床,掀开帘幕,望着被外面吼声突然惊醒的床上二人,扯住那以观音坐莲姿势的女人,往后一拉,随即便跌了出去,此时终于回过神来的三当家,瞪大眼睛刚刚准备有所动作,沾染了不少血迹的尖刀却已将他眉心穿透。

那容貌尚可的女人正慌忙寻找衣服,试图盖住自己那白嫩身子,一抬头看见刚刚还在自己身下喘息不已的男子已经暴毙身亡,魂飞魄散,肝胆欲裂,刚要尖叫,却发现喉咙已没了力气,低头一看,心脏之处一个刀尖漏了出来,嘴里的话这才顺着血发出声响,“呜..不要杀我...”

推荐阅读:

矩阵天王 七零养家记 这无限的世界 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医 盖世古仙医 罗天 魔修大师兄:开局觉醒反派系统 我,宇智波义勇,没有被讨厌! 霸气老公惹不得:家养小萌妻 全家读我心后,女配她杀疯了 洪荒九圣之太初永恒 剑尊天之下 漫威的瓦罗兰之心 从幻想乡开始的杂货店 无烬之门 傲妃,风华无双 重生喜乐小日子 杰君还好吗 晨光学园 德云少班主?来,妈给你跪下 一世繁花开 神荒武王 娱乐:姐姐们,还请克制一下! 魔神游戏 杨蜜:我馋你身子,你玩纯爱? 乱武争锋 全民觉醒:我在诸天梦中证道 都市:女友从司清开始 仙之武道 魔法与剑的传奇 历史二次方 神医农女:相公来种田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