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三章 那日女子烈阳如花

?

开通城。春花楼门口。

一老一少在门口两两相望,对视许久。

终于小的问道:“按照罗盘的指向。那厮老骗子就在里面,我们是进去还是不进去?”

老的回答道:“进啊,为何不进,难不成是你这娃儿从来没有进过这地方?”老道士一脸坏笑的道。

“哼,才不是,想当年道爷我...”“你可拉倒吧!瞅瞅脸都快红成猴屁股了!”

“哼...你也不差!”旋即也不搭理老道士,抬起大脚,就往着春花楼的方向走去。

李二生的挺俊俏,不过有些笨手笨脚,都已经做了十多年端茶送水门口招呼客人的活计,但还是一个月领个几吊钱的寒酸小厮,今日端着茶去倒水时不小心洒在一位大爷手上,脸上挨了几巴掌不说,还被老鸨赶出来做这招呼人的勾当。

瞧着映入眼帘的这二位爷,一老一少,小的衣着洗的发白的破旧道袍,一副臭穷酸的模样,老的呢,这么大岁数身上连个值钱的挂件都没有,倒是有些几分气度不凡的仙人模样。

这么多年的打杂经验早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,是龙是风,打眼一看便八九不离十。

不过李二也知道,越是这样的越有着扮猪吃老虎的风险。一年之前,也是这般模样的一个老道士来此,他的老乡刘三就没正眼瞧人家,结果没想到人家是位大金主,事后被人活活生被打掉一条腿。

看着走着越来越近的二人,不在想心中之事。赶紧弯腰低头,一脸微笑对着二人,更似对着老头说道:“二位爷,赶紧里边请~”随即右手一抬,把门帘掀起,一脸恭敬模样。

林一和墨巨子二人缓缓走进这春花楼,刚刚进来,马上便有一姿色尚可的美妇袭来,抱着林一的手,便说道:“呦,二位爷~快进来,二位爷~瞧着面生呢,是指名找哪位姑娘呢,还是打算来此逛逛相个对眼的就去楼上一叙在此留宿呢。”说完便冲着林一抛了个媚眼。期间,这名美妇还不断将林一的手若有似无的放胸前磨蹭,一身轻纱,胸前两点樱桃恍然可见。

“我...”“我...”从未进过春花楼的林一哪见识过这阵仗。不说眼下一片胸前的春光可见,远处那许多衣着露骨的女子,妖娆多姿,手中香帕一甩,勾人魂魄的风情就显露出来了。

而此时,又有一名穿着红袍,衣领低至沟壑的女子往着墨巨子的方向走来。

缓上了那么一缓,林一定了定心神,将手从美妇胸前抽出来,抽出来的时候还不忘往美妇身上扭扭,楷下油,这才正色道。

“咳咳,在下是来找人的。”

“呦~~是看上了咱家哪位姑娘呢?不知哪位姑娘得公子厚爱,一亲芳容,倒是奴家最近可是空虚的很呢...”美妇有些哀怨的道,在无人观察之间,悄悄地将胸前本来就裸露的衣服又往下拉了一拉。言语之间意思已经表达清楚,公子奴家,今晚就是您的人了~任君采摘。

而且瞧着这位俏公子神态,一眼就看出来是个头次开荤的雏儿,说不定因为此,没能捞到钱不说,还得给这位公子赏钱,不过老牛吃嫩草一番也值了,但可千万别捣鼓两下就完事了...

林一哪知美妇心中所想,旋即将老道士的样子描述一番,美妇这才知道了找哪位嫖客,于是对着林一指楼上的一件屋子说道:“料想您找的那位爷,应该就在那间屋子里。”旋即便笑吟吟的望着他。

林一作揖,谢过了美妇,赶紧拽起了正乐在其中的老头子,便想往前走。

一抬头,看美妇挡在了前面,不开口,就是笑吟吟的望着林一。

这厮不懂啊,旋即疑惑的扭头看着墨巨子。墨巨子忒忒猥琐一笑,也不搭理他,就想看他的窘态。

倒是后面刚才那名打杂的悄悄走到林一身边,捂着手对着林一耳朵道:“公子,这花玲是在讨赏呢。”

“哦~~~!”林一恍然大悟道:“赏!该赏~!”话毕便绕开美妇便径直往着楼上大步走去。

“瞅瞅你那个无赖的样!”被以之彼道还之彼身的墨巨子气恼一声,也不知从哪掏出三枚金叶子,递给了前面美妇。

美妇看着眼前的物件,精光一闪,赶紧抓住手中的金叶子往袖中一藏,这才缓缓的向墨巨子施了个万福:“奴家谢过爷~~!”这才扭着身子把道路让开了。也没多说别的话,毕竟能随手掏出三枚金叶子的人物哪是自身能惹得起的,也瞧不上咱家,就不去用那晚上奴婢空虚的话语碰一鼻子灰了。倒是那俏公子也不知真是来找那位爷还是找那位爷的房中的姑娘...甩了甩头,就去招呼下一位客人了,毕竟再不赚些银钱过些时候可就没人看得上咱家喽...

来到牡丹阁门口,看了一眼,确认是此地无疑。抬脚便踢,哐当一声,把楼上楼下的还有房中的嫖客都吓了个不轻。顿时骂声喊天。

没管造成多大影响的林一提脚便进了屋内,望着屋内床踏深处,有一个紧紧拿被子裹住自己身子的怯生生女子,脸上浮现着几抹红晕。

看都没看屋外是谁的老骗子紧忙的穿着衣服。张嘴就骂:“好大的狗胆!竟然来此地放肆!”

林一径直走向前去,抬手一巴掌便把老骗子拍落在地,再也没看女子一眼。

缓缓的对着嘴角已经流出鲜血的老骗子低头说道:“老先生,最近可有算出今日有此一劫啊?嗯?”然后也不在动手,就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,等着老骗子缓过神来答话。

老骗子晃了晃头,望着此刻高高在上的男子,郝然想起来了那天发生的事情。不过倒也没有畏惧,谁能证明那天我偷了他的东西?擦了擦嘴角的血,被人找到门上,就能证明东西是自己偷得啊?笑话!刚立起半个身子来,嘴上便厉声喝道:“好啊,是你小...”

林一听着四方传来的喧闹,嘈杂不堪之声入耳,真气流转丹田,一声大喝:“聒噪!!!”整个春花楼都晃上了一晃。此时落针可闻!

然后好整以暇的望着老骗子:“好啊,是我小子??嗯?”

老骗子早被那声大喝吓破了心神,连胯下之物都已软的不能在软了,赶紧又蹲下身子,跪伏着来到林一跟前,双手握拳放于胸前,摆出一副可怜模样道:“大侠饶命啊!实在是小的有眼不识金镶玉,大水冲了龙王庙啊!要是小人知道大侠的能耐,就是借八百个狗胆给小的,小的也不敢那样行事啊!!大侠!!”

“废话少说,东西赶紧给我,饶了你一条狗命!”

“大侠,哦不,少侠,那东西属实不在我身上啊!还请大人饶过小人...“

“那在哪?”林一语气已经透漏着不善。

“让小人...让小人给当了啊!”

“嗯?还敢骗我?信不信我这手中的剑把你剁个稀巴烂?”

“冤枉啊!大人冤枉啊!这次小人真没说谎,真让小的给当了!”似乎是怕林一不相信,老骗子赶紧嘭嘭嘭的磕了好几个大响头。

“那当铺在哪?”

“在那城北西边啊,不远,出门径直走左拐个巷子就到了,少侠!”

沉吟了一会的林一道:“穿上衣服跟我走!”

看着好一会无动于衷的老骗子眼珠子急转不知在想什么,林一一剑出手,嗡的一声剑鸣,定在了老骗子胯下之物前方一丝的位置上。

已经满头大汗的老骗子不敢在犹豫,这位恐怕真是位杀人不眨眼的主。赶紧草草的穿上几件衣服,就被林一抓住了脖子往楼下走去。

下楼期间,望着老板娘处,老骗子抽搐似打了好几个眼神,而林一就当没看见,哪管那那老鸨瞧见没瞧见。

不过倒是从墨老头手中抢来许多金叶子,一并给了刚刚那位“江湖救急”的小厮,小厮说着些讨喜的话,让林一乐了许久。

墨巨子将这一幕幕都收入眼中,心中不免哀怨。

......

当铺门口,三个人立在外面,两老一少,还跟着许多偷偷摸摸的人。

“确定是这是吧!”林一低眉斜看了老骗子一眼。

“是这,是这,小的虽然说一年之间把东西典当在了此处,但记得清清楚楚!”老骗子惶恐道。

随即,压着老骗子往里面走去,不多时,便从里面取出了一物,多半还是墨老头金叶子的功劳。

林一细细看了看手中此物,感受着其中传来的温润亲切之感,嗯,就是它,心想着,虽说自己是个孤儿,但那从未见过父母就只给他留下了这么一个物件,不拿回来是不可能的。虽说已经没有了年少时特别怀念的心情,但这枚龙鱼玉佩挂在身上,心里总不至于空落落的。

就在这般想着,耳朵忽然一动。

林一向墨老头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。墨老头笑着摇摇头。显然是说无妨。

“那就好办了。”林一笑道。一松手,将老骗子松开了,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的老骗子,眼神不定,心里有些琢磨不透林一在干嘛,难道就此放过了自己?虽说自己身上的金钱都被这厮拿走了,但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的本事,到哪不是吃香的喝辣的?正想怎么肝脑涂地一般感谢大侠的恩情,拐角却传来了马蹄声的声音。

顷刻,大约三四十骑的官兵,便踏马聚集于此,形成长队,将这三人团团包围,马驻轻甲,人携四尺长的弯刀,阳光一晃,刀光上的血槽显得有些杀气。显然是一伙训练有素的军队。

望着人群早已做鸟兽飞散的人群,和被包围的军队,老骗子不免生出了一股被军队保护的欣慰之感,曾几何时,官兵也是这般可喜啊!

此时林一看了眼骗子的神色,悄悄地对老骗子说道:“想过去就赶紧过去吧,省的一会没机会喽~~”

不免又被话又吓出了一身冷汗,瞧了瞧看透了自己心思的林一一脸戏谑却又平静的脸色,又想起了刚才在楼上的一声大吼,赶紧的跪下身子:“少侠,以前的我实属胡作非为,但今日见到少侠之后,痛定思痛!决心要痛改前非,再说了少侠一点错都没有,我焉能过去!且看小的一会如何救主...”

“倒是个人才啊。”墨巨子好笑道。

铁骑缓缓让开一道口子,只见那人鲜衣怒马,一袭红袍彰显英气,好一个俊俏的女将军!

白马上女子看了看三人,又看了看老骗子的卑躬屈膝的模样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厉声喝道:“你们两人无故捉拿我大秦子民,肆意扰乱民众,已经触犯了律法,赶紧束手就擒!”“还有你!没看本公主..不,本将军已经到这了吗!你怎么还有脸跪着!!”“啊?是是是!”老骗子赶紧起身,拍了拍灰尘,又悄然望了望林一的脸色,随即又雷打不动,摆明了先看好局势再来表态的目的。

“按照这种情况,我们是不是真的要入狱?”林一悄悄地对着墨巨子说道。

墨巨子笑了笑,心里想着,你小子也会怕啊。然后点点头。

“啊??!”林一脸上顿时一脸便秘的表情。“不过那是对于凡夫俗子所言。”又一句话轻轻飘入耳朵,让他恶狠狠的又刮了老头子一眼。

沉吟一下,嗯,就这般,应该会帅气不少。旋即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,鼻孔朝天,对着那位女将军说道:“我要是不,你奈我何?”像极了那些绿林好汉。

“我奈你何?我奈你何?气煞我也!给我打!往死里打!”

铁骑随之而动。

就这时一声突兀的声音响起。

“诶,等等!”

林一摆了摆手,又道:“真怀疑你是如何当上将军的,就这些本事啊?哦呵呵...打不过就让小的上,好怕怕哦~~”

趁势林一做出奴家好怕怕的神态让气极反笑的女将军一乐。怒声道:“那你这乱臣贼子想如何?”

愤怒脸上浮现几分红晕的俊俏女子倒是有一瞬间让林一看的痴了,原本就沉鱼落雁的脸庞因为咄咄逼人的神情显得更加俏皮可爱。

“你这淫贼!”林一脸上的姿态都已尽落在了秦听雪眼里,想着刚刚这厮又是从春花楼里出来的,显然不是什么好人!

“众将士听令!”

“末将在!”

“将这淫贼大卸八块!不留活口!”

“诺!”

骤然间,马蹄已至眼前!

“哎,君子动口不动手,真不知你这女娃哪来的这么大火气...”想着刚刚一脸猪哥神情的林一小声嘀咕道。

无奈之间只好大喊:“釉瓷!!!”

突然白光一闪,“叮,叮,叮”之声迅速响起,众人还未发现什么,只见到一柄黑色三尺之剑已经做完了该做的的事,滴溜溜的悬停在林一身旁。

复而又响起叮棱当啷的声音,众骑大骇,望着此时手中才碎掉的刀剑,赶紧驾驭着胯下不断嘶吼的战马,缓缓后退至将军身前。

此人,不可敌!不,此剑,不可敌!

墨老头双眼一眯,望着眼前场景,心中却早已乐开了花,其实发现林一是先天剑胚这件事情,还是在两人御剑之时,忍不住林一的唠叨,草草的教完林一一些御剑法门之后,釉瓷竟然能够和林一心神沟通,不由的心中大惊,随即又让他诸多尝试,这才有些惊喜的承认了这个事实。

想到掌门在得知他收了一个佛缘、道婴体兼先天剑胚的徒弟之后是什么样的便秘表情就很开心。哇哈哈哈。

需知天下之人,九成九的无修炼福源,是乃愚钝之体,浑浑噩噩一生,不过也就撑死炼气的境界。而其中可以修道者,九成九的又都属于平凡之姿,这些所谓“天才”之中只有百万之一的几率会出现一个先天剑胚...

先天剑胚,字如其名,自身如剑,对剑有着与生俱来的亲近气息,往往在其大道上一往直前,畅通无阻,从无障碍一说。

“哎,女孩子整天不要老是打打杀杀的嘛,你看像我这般,从不与人打杀,就是讲究一个和气!就是准备和你讲讲道理!”秦庭雪还未从震惊状态过醒来,耳中却又传来了这一声臭屁的嗓音。

“你!!你这臭匹无赖!!”从小生在金钥匙里的秦听雪,贵为大秦九公主,锦衣玉食,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怎会应付如此景象,打他?那黑剑一闪,恐怕就人头落了地,骂他?就只会脏污,小贼,无赖,流氓寥寥几个词语。再多,就真的不会了,若不是前些时段九龙灵宝出世,央求了父王好久,而父王耐不住自己唠叨的性子放自己出来,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见识到这么多男人,而父亲关怀自己的安危,给了自己一批铁骑,自己又自封了个常胜将军的称号,没想到小小第一仗便出了岔子...

“好了,墨老头不要闹了!”就这时一声不知从哪处飘来的声音缓缓进入了众人的耳朵。

一阵风吹过,一名身着紫色幞头八蟒袍衫,头顶着二品顶戴花翎宦官模样的男子横亘在了两拨人马中间。

随即缓缓转过身,向着骑着白色骏马的女子拜道:“奴才见过九公主,给九公主请安。”

秦听雪看着此人大喜道:“二叔叔!快!快帮我杀了这淫贼!”

众多将士也赶紧下了马,双手抱拳,整齐划一大声喊道:“莫将参见二总管!”

早就在暗中观察许久的李连英快步走上前去,一脸无奈宠爱的脸色对着九公主悄摸说了几句,秦听雪脸色这才有所缓和。

随即望着那名猥琐小贼道:“无良小道士,今日就先暂且放你一马!要是有来日还让我再见到你,定斩不饶!哼!我们走!”

众骑没有走出多远,又传来声音,“我叫秦听雪!”

林一不免有些好笑,既然是名公主,不好好的待在你那皇宫享受那万人敬仰的待遇,便便跑到我这“穷山恶水”之处受气,果真还像师傅所说那般,女人心,海底针!

复而望了望眼前的男人,眼神有些凝重起来,连釉瓷,都跟着林一的心神微微嗡动起来,因为在他身上,林一感受到了一股和墨巨子一样的气。

李连英下巴一台指着林一,又对着墨巨子问道“聊聊?”

“有啥好聊的,哎,哎!成成成,聊就聊!别动手!”望着刚刚要动手的墨巨子赶紧摆手说道。

随即两人纵然一跃,几个闪跳间就消失在了林一的眼中。

而此时的老骗子早已被刚刚的场景瘫痪在地,仿佛半身不遂一般,身体却又抖成了一个筛子...吓傻了。

忽然,马蹄声又传入林一的耳朵。不免有些犯嘀咕,不是走了吗?咋又去而复返,釉瓷和师傅可都没在我身边啊!那些训练有素的铁骑,我一个人对付起来可有些难!

“喂!我刚刚说了我叫什么名字!”秦听雪看着眼前的说道。

“啊!啊??”林一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狠狠的压下了一口气的秦听雪又说:“你这无赖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哦,噢!”

“说啊!”

少年挠了挠头道:“我叫林一!”

推荐阅读:

寻龙太保禹陵后裔 魔法宝鉴 穿越女尊世界,被女版自己捡回家 [剑三]二少游基三 我刚登基称帝,她就说我是昏君 万剑狂神 悍妇娶夫好种田 变天了摇晃小羊 修仙:从灵农开始肝经验 隐婚99天,总裁好眼光! 夭生 明朝小仵作 霸气老公惹不得:家养小萌妻 环球旅拍家 李毅唐雪 神诡世界:开局打造幽冥地府三生万物 黑暗行 定点扶神计划 嫡女蛊妃手段高,禁欲帝师不经撩叶泠鸢戚长阙 太初剑魂 黑权杖 把云娇 丹宫之主 终极:霉运缠身?我转学终极一班 笔剑仙 命运裁决 位面大开发之新神 隐居三年,出狱即无敌红薯乔二爷 综漫之魔法少女乡土低配版 大秦:军功自己送上门,震惊嬴政 玉懒仙 疯狂御戒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