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九章 各显神通

?

御剑大会如期举行,九州各个大大小小的门派均来此观礼,不可谓不声势浩大。

“重岩师兄,请!”

“请,梁商师弟!”

两名素袍男子执剑双手握拳行礼,礼毕,梁商也不犹豫,一剑刺向重岩咽喉,颇有些偷袭的味道,可重岩的反应却比梁商的脚步快上许多,往后急速退开几步,让梁商一剑刺空,再以一个刁钻的撩天式反击,梁商一击未中,也不气馁,显然是早早预料了重岩的身法矫健,躲开重岩的反击,脚尖发力,空中旋转身子,跃到另一旁,与重岩拉开距离。

这番举动倒是引来了不少弟子的叫好声。

梁商微微一喜,嘴上朗声说道:“重岩师兄,你我外门师兄弟多年,今日也别来虚晃的了,直接分个高下吧!”一副剑道高人的样子。

重岩本就不喜这位师弟道貌岸然的作风,但也未放松警惕,需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未多言,将体内真气藏于重剑之中,以剑身为锋,直接朝着梁商狠狠拍下......

待到两人分了胜负,林一和婉菱这才施施然的才到这喧闹场地,若不是婉菱告知御剑大会已经开始,恐怕这时林一还在房中修炼,不知白驹过隙,来到此处,看着长老席一脸若无其事的墨老头,一肚子火气就没地方出。

“嘿嘿,乖徒儿,你来啦~赶快坐,赶快坐~”墨老头赶紧招手说道。

林一没有理会墨巨子的殷勤,毕恭毕敬的向着各位长老行了弟子之礼后。这才坐在了亲传弟子席位,和婉菱一同观起了礼。

至于婉菱,规定是无法进入亲传弟子席位的,但那看场的执事听见林一的名号之后,本来趾高气扬的神态立马卑躬屈膝了起来,弯着身子将二人送到了场中,要不然这两个路痴还真找不到人山人海的此处。

“公子,我刚才看见好几个人对您眼色不善呢。”婉菱悄悄的在林一耳边说道。

“嗯,无妨!”想了想又说道,“可能是本公子天生丽质,相貌堂堂,让他们心生妒忌。”林一毫不脸红的讲道。

“噗嗤。”倒是引得婉菱一乐。

其实刚刚林一也看到了,那几人明显的对自己抱有敌意,一身真气如茧般包裹于身,明显是锻体大乘,说不定有的连结丹的都达到了,而陈洁仪却没有在人群中看到,不免让他留了个心眼,心想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剑道第一人,任你如何魑魅魍魉,也得诸邪退散。将心头之事缓缓压下不想,便看向场中打斗了。

天下境界分七层,炼气、锻体、结丹、山海、元婴、破虚、飞升。而在修士之中又有一句话流传甚广,“结丹之下皆凡人。”事实也确实如此,炼气、锻体只不过是打通人体经脉,增其五感,使其体肤不容易被凡物所伤,脱离凡胎的境界。

真正的质变在于丹田内聚气成海,结成一枚丹药形状般的药丸,使之比锻体境界体内真气多出十倍有余,至此,炼气士便可凭借着体内海量真气御剑而飞,达到凡夫俗子眼中的“仙人”境界。

而一旦到了结丹境,便可脱手御剑,使出各种炫丽的仙人道法,其中又有着御剑离手十丈、百丈、千丈、万丈、之分,一层境界一层楼。

墨老头心头有些疑问,自从那日之后便有些看不清林一的境界了,莫不是身上带了某些遮掩气息的法宝?不可能啊,我早已将那些法宝收入自己囊中了,但碍于耳目众多,就没有询问。

三正剑宗以剑著名,除此之外,又以道法见长,只不过外人都被那剑宗之名给无意的忽略了。

那名青衣女子左手使剑,右手掐诀,缓身术、疾风术、滞空术频频使出,竟将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的师兄打的惨不忍睹。

“师妹,你饶了我吧!给我个痛快!”男子缓声求饶道。

“嘿嘿,师兄虽说我有些仰...”

话未落,男子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两枚符篆,啪啪贴于自身双腿上,速度陡然间加快,长驱直入青衣女子眼前,女子未曾想到,心生仰慕知情的师兄竟能做出如此之事,躲闪不及,肩头被一剑刺中,血箭随之喷射而出,男子岂能放过如此机会,左手扶住女子肩头,使劲一往下一拉,女子整个臂膀便脱臼下来,左脚使出大力,踹开女子,一道倩影便落在了场外。

“哈哈哈,李雯师妹,你这心思还是得多历练啊!”

“张定山胜!李雯败!”

李雯看着自己已经落在场外,这才得知中了张定山的圈套,心神大意换气之间,被张定山贴急速符欺身而至,不知是那伤口痛,还是心痛,竟戚戚然的哭了起来。张定山可没理会她的如何,只是束剑于身后等着吩咐,心想道届时多名长老点名,要投的哪脉才好。

站在石柱上的裁判继续说道,“请各位长老审夺,将此子归于哪峰门下。”众长老皆看到了那一幕,张定山用计将李雯踢出场外,虽说大赛残酷,外门弟子为了争夺每月宗门颁发的资源,手段频出,但你如此卑鄙行事,着实还是让人不喜。外门到内门的考核看中的不仅仅是资质、悟性,个人品质也息息相关。

一时之间竟是没有长老要将张定山归于门中划做内门弟子,气氛不免有些尴尬。

倒是有位和蔼可亲的女长老此时打破宁静,说道:“李雯,你可愿在我门下做内门弟子?”

李雯和张定山同时一惊,好似是没有听清楚长老所言,无奈间,那女长老只好再次询问一遍,李雯竟然忘了哭泣,赶紧止住自身伤势,快步来到长老身前惊喜的说道:“弟子愿意!”“嗯,我观你道法一途悟性尚可,这瓶丹药你先拿去吧,待养好了伤再来寻我。”“谨遵师傅法旨!”

林一望着这一幕若有所思,并未理会张定山铁青的神色,和最后的结果如何,将头看向了另一边...

场中那好像只有八九岁模样的女娃与高大男子杀的难解难分。

“琳儿师妹,恐怕这场比武师兄要输的了!”高大男子羞愧道。

“嘿嘿,不打紧,不打紧哩!相信以师兄的天赋,恐怕早已有长老看在眼中啦!”琳儿有些笨头笨脑的回答道。

“嗯,那就要问过师兄手中此招了!若是这都让你挡下,我可就输了!”铁杵憨厚豪爽道。

“好呀,好呀,不过铁杵师兄可不许哭鼻子呦!”

“哈哈!小心了,此技一出,我也有些招架不住,看招!”

铁杵运转法门,渐渐将真气汇于身体之中,而不是剑身,竟走的是纯粹炼体士武夫路子!

双拳不断凝聚真气,一声爆喝,铁杵冲天而起,向着小琳儿砸去,此拳可劈山断石!

小琳儿稚嫩的脸庞也是罕见的有些凝重,急忙从怀中拿出一枚金色铃铛,掐狮子印,使劲摇晃了起来,真气如洪水般涌入铃铛,继而形成一个大钟形的罩子将自身罩住。

眨眼间,拳脚以至!

“叮!”的一声,猛虎拳砸在钟形罩子上,罩子有点不堪重负,从铁杵拳处开始寸寸碎裂,整个大钟崩盘!

小琳儿承受不住这巨力的反噬,嘴吐鲜血,向着后方蹬蹬蹬退去,眼中战意却未减半分。

刚要抬手继续施法,却见铁杵,摇晃了下身子,徒然倒在了场中。

小琳儿笑如手中铃铛,然后雀步走上前去,低头看着小山高的男子,说道:“嘿嘿,铁杵师兄,我现在才明白你的意思嘞!还要不要起来再打一场呐!”小琳儿使劲挥了挥小手。

憨厚男子摆了摆手,无力地的说道:“不行喽,用尽了全力啦,没想到还是没能打败你!”

小琳儿开心的在原地转了个圈,孩子心性一览无余,“谢谢铁杵师兄!”

石柱上裁判望见此幕,开始宣读结果,“铁杵无力为继,小琳儿胜!”

话音刚落,许多长老前仆后继的声音传来,“小琳儿你可愿入我剑正锋门下...”“什么剑正锋,小丫头你可愿入我丹药门下...”“你这白胡子老头快拉倒吧,让那小琳儿跟你学...”“都静一静,这娃儿肯定是我...”“什么你的,就你那贼眉鼠眼的...”

一时之间各位长老竟如那市井村姑一般,吵闹了起来,不可开交。

“行了别吵了!这娃儿是我领上山的,放入那外门弟子潜修的,还吵什么吵!早就是我门下的了,一堆老头子真不要脸!”一名红袍美妇轻喝道,神气之意十足,自家这些长老,哪次见了天才不就是如此嘴脸,幸亏她早早长了个心眼,前些年下山游历之时,望见了这小丫头,随将其带回山门,为的就是这御剑大会能够威风一把。

小琳儿拎着铃铛就走上前来,丁零当啷之声入耳,和人一样“悦耳动听”。双手作揖对着那美妇说道:“师傅好!”

美妇笑吟吟的说道:“嗯,不错,不亏你师傅我这么多年的栽培,给你的见面礼。”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物件递到小琳儿手中。

“谢过师傅!”

一干长老呆若木鸡,皆看出那美妇揶揄的神色,尴尬不已。好在也是修行了多年的老怪物,脸不红心不跳的拂了拂衣袖,掩饰下窘迫,继续看往场中了。

场外倒是许多弟子因此大笑。

终于恢复了些许力气的铁杵终于撑着身子站起,摇了摇头,继而又叹了口气,恐怕要等下个十年了,也不知以自己的资质和宗门派发的丹药能不能支持自己破镜...

正当这时,从未在御剑大会上收过弟子,甚至只有一个弟子的墨巨子开口了。

“铁杵,你可愿在我座下当一名弟子?”

铁杵身子晃了一晃,显然是没有想到落败一场的自己会有如此幸运,撞上那几十场不曾出现两名弟子兼收的情况,扭头望着长老席疑惑向墨巨子看去。

哎,每次都是这样,一到两名弟子资质都尚可的时候,落败那方总是魂不守舍,墨巨子只好又重复了一遍。

确信没有自己听错,铁杵顾不得身体上真气抽的发痛的大腿,大步走上前来,纳头便拜。

眼中甚至已经隐隐有些泪花,开口道:“弟子愿意!”

“嗯,如此也好,你师傅我不同别人,虽说弟子不如其他长老那般众多,但是资源都是一样的,座下亲传弟子只有一名,你可愿当我座下第二名亲传弟子?”

需知三正山每名长老只有三名亲传弟子的名额,不光经过多年内门弟子选拔,历练也必不可少,竟被自己得了来!

铁杵无法言语此刻激动的心情,只好再次跪拜,直至头颅出血,墨巨子施法阻止,这才罢休。

“嗯,这是你的见面礼与乾坤袋,还有这枚养气丹,你先行服下恢复些气力,前方亲传弟子席位,那带着个侍女身着素袍的便是你林师兄,一切问题皆可问他,去吧!”

“谢...谢过师傅!”铁杵鼻子已经发酸的道,旋即不犹豫,看都未看将丹药服下,然后大步走向林一......

各位长老早就目不转睛的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,心想道,难道自己看走眼了?这墨长老虽说是众多长老的一朵奇葩,可谁都没忘那时与之一起师兄弟的日子,虽说功力是最低的一个,但不管出了什么事,总能遇水搭桥,逢山开路,将祸事化险为夷,弄得谁都不敢轻视于他。他们的师叔祖,也就是当时的掌教曾言,此子拥有大气运,大福气,大造化。就连现在的掌教都未曾得道师叔祖如此评价,只是说了句,天赋尚可,可担重任。搞得一个个老怪物心思百转,不免想到,一个弟子就搞出那么大的阵势,令万剑朝拜,这两个弟子的话,哪还得了???

第一天的御剑大会就这样落幕了,倒是第二天的时候,林一早早带着婉菱道场,让不少位长老高看了几分。

推荐阅读:

道士夜仗剑 诸天从奈落开始 致命游戏:全能大佬搞钱攻略 从此远方无归期 穿成妖艳女配 妻女被欺,战神一怒寸草不生 全幻想狂潮 雨师妾 从流量到天王巨星 冷王的穿越痞妃 神魂之判官 苏妲己之快穿炮灰女 宝里宝气[重生] 美食记 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天下了 完美帝仙 北方没有你 地球是我的领地 修仙表情包 大佬今年九岁半 失落封印 东京:高傲大小姐成了我的形状 枭爷宠妻:吻安,小甜心 独行侠日记 夺嫡之格格吉祥 死神不可欺 规则进化 我和大明星的恋爱日常 万界之镇压诸天 和离后我带着皇子去种田 强势缠爱,总裁欺人太深 赘婿:从恶毒千金总想我入赘开始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