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73章 一往无前!

《花都绝世医婿》第4773章 一往无前!

本章内容字数过少,其他网站可能还在更新中,后续会自动修复。

以下内容与本书无关。

就在萧祥和洪正祥还在拉扯的时候,院墙外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,声音很密集,像是一个马队,声势之浩大震得连同茅屋都开始微微颤抖。两人听到声音,一时间也停下了。马蹄声接近的非常快,没有多一会就来到了附近。忽然院子外喝令声响起:“一队留在前门,二队去后门,三队三步一哨给我将天香楼围住”

“得令!”这马蹄声的出处是一队骑兵,看服饰属于退荒城主的亲卫部队。这些骑兵训练有素,收到命令后迅速展开部署,合围在几分钟之内就已经迅速成型。

待众将士纷纷站定,天香楼前门口的卫兵分成两排,打当中一匹高头大马信步而来,马上一位老人身披银甲、手持长枪、头戴二龙戏珠头盔。他面色刚毅,一张脸棱角分明,两只虎目圆睁,里面血丝纵横。颔下花白钢髯根根倒立,嘴角微微下沉不怒自威。

老人走上近前,勒住了胯下马,双手抱拳开口喊到:“前尖刀先锋军骑兵团团长柳东来求见父母老将军!属下斗胆请将军楼前一叙!”这一嗓子中气十足,把天香楼中睡觉的客人们全部震醒了。本来从美人怀中醒来的客人们气恼异常,就要出门理论,但一听到‘柳东来’三个字就又马上做了缩头乌龟,事情不大,可以忍……

洪正祥听到门口老人的喊话,小声嘀咕:“柳东来?他来干什么?还父母老将军,叫的可是怪亲切,非奸即盗,没好事!”

萧祥听到老头子的小声嘀咕,小心试探着说:“我这里倒是有一件事,不知道柳城主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来的?”

洪正祥眉头一挑,看向萧祥“还有什么事?快说!”

萧祥便将那天从铁戈岭下来后遇到柳芝元,如何起了冲突,最终又是如何结束的,简单的给老头子讲了一遍。

洪正祥听后沉思了片刻,问:“可有什么遗漏或者隐瞒?”

萧祥正色“句句属实,绝无半点欺瞒。”

洪正祥听到萧祥这样说,心中暗想:不应该如此啊,两个在退荒城中并不闻名的小人物就算被杀了,顶多也就是有亲属告上城主府,他柳东来差人上门来拿人就是了,何必如此兴师动众?更何况这天香楼是皇家产业,柳东来就算不全知底细也应该心中有数,绝不至于如此鲁莽。而且萧祥说过,当时应该没有人能认出他来。

就在洪正祥还在仔细思考的时候,外面又传来了柳东来的喊声:“老将军可否一见?属下一家承受不白之冤,还请老将军看在属下多年追随、为国征战的份上,能为属下主持公道!”

洪正祥听罢,叹了一口气:“狗东西疯了不成?还找我主持公道……算了,多想无用,我且出去看看他究竟是要干什么。你就在这里等我,不要轻举妄动!”

“是。”萧祥躬身回复。

洪正祥说罢,便迈着四方步向着天香楼前门走去,毕竟还是纵横九川的先锋大将,虽然是一头雾水,但还是要拿足了分量。如果放在平日,萧祥见到他这副装腔作势的模样,必定要偷偷的笑上一会,但此刻他忧心忡忡,全无半点笑意。

来在前厅,天香楼门早已大开,被吵醒的小厮们此刻站在门前,不知所措。忽然有一人开口喊到:“二爷来啦!”一众小厮听到这一声喊,立马闪出一条路来,路上洪正祥昂首挺胸向前,来在当街正身一立气冲斗牛,四方之内无人再敢喧哗。老龙翻江,依旧波涛汹涌;英雄迟暮,还是霸气干云!

本来喧闹的街道一下子安静了,好像空无一人。再看柳东来,立刻翻身下马,几步走到洪正祥近前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口中哀声不止:“属下见过老将军,属下一家蒙受不白之冤,万望老将军做主!”说罢脸上老泪纵横。

洪正祥本来看到柳东来来势汹汹,已经做好了他兴师问罪的准备,却不曾想柳东来出了这么一手。心中稍有讶然,脸上也不动声色,赶忙伸手搀扶:“柳城主有话好说,速速起身,何至于此!”

柳东来起身依旧涕泪连连,在洪正祥的多番宽慰之下才渐渐的恢复了平静。而后洪正祥温声对他说:“我早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,现今不过一个普通老头而已,主持公道全然谈不到,但今日你既然已经来找到了我,有什么需要为兄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你且慢慢讲来!”

柳东来听到了洪正祥如此说,立刻深施一礼,说到:“属下先行谢过将军了。”随后他大手一挥,对身后的士兵说:“带上来。”

而后列队中两人排众而出,中间还架着一个浑身血迹、面目全非的男人。走近观瞧却是那前些日子后庭受伤的贾书生。原来那天萧祥走后,贾书生疼的是浑身战栗,没有多一会就真的昏了过去,再次醒来已经是不知多久之后,天色黑了下来。他站起身四下观察了一下情况,只见不远处几个黑色物体隐隐约约的被扔在地上,心中好奇便上前察看。这一看差点生生把贾政经给吓死,那是柳芝元的肢体,柳芝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身死,肢体被撕成了很多份扔在附近。

贾政经慌乱中摸到了一套衣服,穿上就疯了一样向山外跑去。几天下来,他一瘸一拐的回到了退荒城。可是柳芝元已经身死,他再不敢回到城主府,便找地方藏了起来。再说柳东来,儿子去了栖云群山后音信全无,便派人去山中寻找,没过多久近卫回报,找到了少爷的尸体。柳芝元残肢摆在面前,算是彻底要了柳东来的老命,丧子之痛,无从发泄。正巧这时府内有人上报,前些日子在街头看到了贾政经,城主大人一腔悲愤有了发泄点,没费多大功夫就把他抓回了城主府。贾政经是个没骨头的,没用打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交代了,但是柳东来也没有放过他,若不是还有用处,非要活活打死。

两名士兵将贾政经扔在地上,转身回到了队列中,而他则蜷缩在地,瑟瑟发抖。

“这是?”洪正祥不解的问。

柳东来上前解释:“此人乃是我儿门客,平日里常伴在他的左右。前些日子城外匪患猖獗,想来将军早就知晓。我儿听闻此事,有心报效国家,保一方百姓平安,我更身为朝廷军人,此事义不容辞。便遣送他去栖云群山边缘协助驻军。但不曾想这一去便是天人永隔,我儿离去时这狗奴才就在身畔!”不得不说,柳城主作为一介武夫算得上是粗中有细,三言两语之下便把那纨绔出游变成了为国尽忠。

说罢,柳东来上前一步,对着瑟缩在地的贾政经就是一脚,“你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!否则我活剥了你的皮!”

贾政经被踢的浑身一颤,虽然疼痛难忍,但也不敢稍有耽搁,“那天我跟随少爷去铁戈岭三山附近查探,行至山下,忽然见到有一人从山顶飞速冲来,声势骇人。几个起伏之间他就来到了山下,少爷本想遣人查问这人来历,可他状若疯癫,不等近卫开口就将他们打杀。当是同行的还有杨主簿和崔家少爷,少爷他们三人见歹人行凶便立刻和他搏杀在一起,小人是个弱书生,受到战斗波及便昏了过去。再醒来时,少爷他们……就已经身首异处了。”

洪正祥听到这里眉头一挑,这想来就是萧祥说的山下冲突了。但是不同之处是萧祥曾经明确说过没有对柳芝元下杀手,怎么到了贾政经口中他就已经死了?心中迷惑,但他并不表现出异常,继续向柳东来发问:“贤侄横遭不测,为兄也痛心不已,可是你今日来这天香楼倒是为何?”

柳东来没有开口,而是贾政经继续说到:“歹人行凶之后是剥去小人衣物换了离去的,小人醒来之后无奈只能穿上他的衣物回到退荒城。”

只见柳东来大手一挥,一名军人手捧衣物走上前来,那衣物上面沾染着鲜血,经过几日之后血迹渐渐变黑,触目惊心。虽然上面染满血污,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那是天香楼的小厮长衫!

洪正祥心知言至此处已经绝无息事宁人的可能了,但心中尚抱有一丝侥幸,拖过今天,萧祥便可离开退荒城,此后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!

“贤弟来此,难道已然知晓那歹人是谁?”洪正祥装着糊涂继续发问。

柳东来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,“将军请原谅属下放肆,你我明人不说暗话,我相信你心中早有定数!”他此刻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。

“哦?”洪正祥眼皮向上一翻,眼珠一斜,声音瞬间变得冰冷了下来。

“既然将军不明,属下也不妨说清楚。几日前将军放出消息,让城内外驻军注意一个叫萧祥的天香楼小厮,可有此事?据说,这名小厮自天香楼告假之后便不知所踪,而我儿身遭不测正是那萧祥告假三日之后!在此期间再无其他天香楼小厮出城,将军现在明白了吗!?”柳东来说到此处,声色俱厉。

洪正祥微微一笑,“呵,原来柳城主是怀疑萧祥,那我怕你是找错人了,这天香楼无人不知萧祥只是普通小厮,我找他也不过是因为私交不错。他从来不曾修行,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为过,如何能行凶杀人?”

“杀与没杀,我一审便知!”柳东来头上青筋暴起。

“我若是说不在呢?”洪正祥迷起了双眼。

“在与不在,我一看便知!”柳东来上前一步,身上血气涌动,一股强横的气势翻涌散开,压得周围将士几乎窒息。

“我若是说不行呢?”洪正祥血气冲霄,这世上除了太宗皇帝,没有任何人能让他退上半步!

推荐阅读:

贵女上位手札 金锋关晓柔 幕府从第三次忍界大战开始 小绵羊 重生北宋之我师兄岳飞海旭 逍遥邪婿 不会种地的大夫,不是个好厨子许贵 人在终极一班,开局垂钓修罗铠甲 神诡世界:开局打造幽冥地府三生万物 情感成长选修课 无限吞噬进化从一只猫开始 红尘浅欢 我的夫人是魔教教主 被病娇邪神强吻!我在恐怖直播爆火了 军师救我 武道至圣 龙御天下! 大明少皇 训练家从芳缘开始 只要没节操,便可随便骚剑雨潇潇 昆吾剑祖张文 被夫君杀身证道后我重生了 殊死暗斗秋月春风矣 陈业 无限囤货:带着亿万物资爽疯了 云妩宁王尧芙瑰 林平安 厉害了,我的系统 王兄,你别跑 薄寒年叶凝薄爷,夫人出价一千亿要退婚大结局 都市九龙战神 我家连着地下城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